<legend id="gaccm"><table id="gaccm"><li id="gaccm"></li></table></legend>

    <track id="gaccm"></track>

      租臨時演員

      網上租個妹子回家見父母,租父母角色扮演

      來源:??????2020-8-23 19:41:32??????點擊:

      網上租個妹子回家見父母,租父母角色扮演

      我叫劉毅,保持單身已經有二十五年。周末,老媽又打來電話,說是讓我回去一趟,不用問就知道我又要被相親。  找人扮演父母小編分享。


          被老媽逼急了,我腦子一熱直接告訴她我已經不是單身了。老媽不信,我就向她承諾一周之后把女朋友帶回去讓她親自過目。

          掛了電話我就犯了愁,我單身,上哪里給她老人家找一位兒媳婦?

          眼看周末越來越近,我也沒有想出辦法,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上網發帖咨詢。其中有熱心的網友提示我可以在網上租個妹子,現在挺流行這個的。

          我仔細一琢磨,沒準這還真是一個迅捷有效的好辦法。
          第一,可以解了燃眉之急。第二,租女友回家,難免要在父母面前把戲份演足,到時候一連串的親密動作下來,說不定還能擦出幾朵火花,沒準單身問題就能徹底解決掉。

  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現代的網絡是個好東西。我在網上發了帖子,也就一天的時間,竟然有四五個妹子打電話。女孩都發有照片,我再三比對之后,挑選了其中一個我認為顏值最高的妹子,她叫苗小柔,電話里她的聲音也很甜美,柔柔的感覺,讓我不由得心生期待。

          網上租女友的流程很正規,合同需要面簽,而且價格也可以面談。

          與女友苗小柔見了面之后,我覺得我賺了。苗小柔長的很漂亮,比照片上還要好看,而且身材也很棒,我的人生中還不曾出現過這種等級的妹子,這讓我更加的激動,甚至還忍不住想象牽著她的手會是怎樣一種感覺。

          這樣的美女帶回去一定很長臉。不過,我也開始擔心,她會不會把價錢要的很高,畢竟我的工資還沒辦法負擔起高額的支出。

          可讓我意外的是,苗小柔只開出了兩千塊錢的價格,這比我在網上查詢的價格要低出很多。并且,她也并不介意我家在偏遠的山村。

          簽完合同,我和苗小柔約好時間,到時候直接到客運總站匯合。

          我的老家在豫西山區,從市區到家得五個多小時的車程。上午九點多坐上車,下午兩點多到家。

          一到村口,苗小柔注意到了那棵十人合抱的大銀杏樹。她似乎很好奇,我就跟個導游似得向她介紹,說這棵樹有三千多年的樹齡,跟唐朝的一個姓郭的將軍還有著一些淵源,村口刻有白果村三個字的牌坊也是唐朝將軍親自帶人修筑的。

          小柔對我說的話不置可否,只是一直盯著大樹看。

          大老遠我就看到老媽朝村口迎來,就趕緊抓起了苗小柔的手,以免老媽懷疑,也有點兒做賊心虛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苗小柔剛開始還想掙脫,可一聽我媽來了也只好停止了反抗。

          她的手有些冰涼,不過很柔軟,我輕輕地握著,生怕一不小心把她弄疼。說實話,握著她的手,心中的激動難以壓抑,心臟撲通撲通一個勁兒的跳。

          苗小柔有些害羞,偷偷地看了我一眼,看到我正在看她趕緊把目光移向了遠處。

          老媽走過來先是仔細地打量了一番,苗小柔非常懂禮貌的問候了一聲,我媽呵呵一笑,這表示小柔非常符合她對未來兒媳婦的要求。

          以前回來從村口到我家會被鄰居用女朋友這個話題問候無數遍,這回我總算是帶了個女朋友回來,村里的鄰居改了口,問啥時候結婚,有的夸女朋友漂亮啊,甚至村西那胖嬸還假裝悄悄地問:哎喲,這姑娘長的水靈,這都帶回家了,是不是已經懷孕了,懷孕了得早點把事兒辦了,晚了婚禮上挺個大肚子不好看

          他們的話我左耳朵進右耳朵出,但小柔就不一樣了,她那雪白滑嫩的臉蛋兒紅撲撲的。

          回到家,老爸正宰鯉魚,看樣子為了迎接這個未來的兒媳婦,晚上少不了一桌子山珍海味。

          老爸站起來之后,看了一眼苗小柔,表情似乎有些奇怪。老爸只是簡單的問了一句話,就扭頭繼續刮魚鱗。

          走到一邊,小柔低聲問:叔叔是不是不喜歡我?

          我安慰她說:不會的,你別在意,我爸就是這樣,不愛說話。我也有些納悶兒,老爹見到未來兒媳婦的反應的確有些奇怪,難道老爹他火眼金睛已經看出了這其中的貓膩?

          飯桌上,老媽繼續著她的熱情,給苗小柔夾了分量十分充足的炒菜。小柔很聰明,她把菜分到我的碗里,還說:認識這么久了,小毅還是這么瘦,他他才應該多吃點。

          她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突然遲疑,踢了踢我的腳,朝我爸瞟了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一雙眼睛正在盯著小柔,眼神很死,他是我老爹,一個叫劉天澤的男人,一個老實巴交不善言辭的莊稼漢。

          老爹的眼神有些迷離,有點類似男人見到美女垂涎三尺的那種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看到這一幕我整個人都凌亂了,我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時此刻我五味雜陳的心情。

          當然,這一幕也逃不過老媽的法眼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刻,老媽就笑著發飆了。她站起來對爺爺奶奶還有我和小柔說:你們先吃,我和天澤出去一下!

          接下來,老媽一把揪住老爹的耳朵,就那樣硬生生地拖著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門外并沒有傳來嘈嘈嚷嚷的聲音,但也絕非什么都沒有發生。

          我以為爺爺奶奶會出去勸架,事實上他們并沒有那么做。他們二人雙雙老臉羞紅,顯然是被他們兒子的舉動所震懾,現在還沒有緩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十幾分鐘過后,我媽提留著一只黑棉靴邊走邊往腳上套,老爹跟在后面灰溜溜地進屋,我看到老爹的臉上有一條紅色的鞋印子。

          原本其樂融融的晚飯,因這個小插曲變得十分尷尬。從我這次回來到現在,老爹的表現就很奇怪,如果他察覺我這個女朋友是租來的,他為什么不拆穿或者私下跟我聊聊。

          老爹他究竟是怎么了?

          老家晚上睡得很早,吃完飯,烤了會兒爐火,老媽就讓我和小柔早些休息。我和小柔住一個房間,這是老媽的決定,如此睿智而又內涵的決定。

          聽到這樣的安排,老爹站起來似乎又要說些什么,但他怎么敢對老媽的決定發表意見,他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有一種奇怪的東西,然后就自己回屋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小柔主動挽起我的胳膊向我們的屋子走去,也許是老媽在后面的原因,快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,小柔竟然向我的胳膊湊了過來,她胸前的一團柔軟直接就壓在了我的胳膊上。

          柔軟而富有彈性,很美妙。

          這戲份也太足了吧,不過我喜歡。

          一股暖流從下而上直接涌上了我的腦海,我咽了口唾沫,壓了壓。即便如此,我的腦海中還是浮現出很多邪惡的畫面。

          進屋關門,小柔立刻將胳膊松開,她低聲說道:這戲份還算可以吧?

          我連連點頭,說道:這樣的演技,小柔你去混橫店都沒問題!不過,這樣的美女留在我身邊多好,去橫店豈不便宜了別人。

          屋子里只有一張床,我和小柔面面相覷,最后還是小柔開口:外面恐怕有零下十幾度,讓你睡地板有點太過殘忍,床邊那50厘米是你的位置,不要越界喲!她說完露出一個十分神秘的微笑。

          我也跟著咧嘴傻笑,心中還在感激,小柔確實是個貼心的姑娘,如果她做我的女朋友就算打斷我的狗腿我也愿意。

          小柔讓我面對墻壁站著,她要脫衣服睡覺,只有等她安全躺入被窩我才能轉身。

          我身后傳來嘩嘩啦啦的聲音,這聲音就像羽毛一樣撓著我的耳根子,讓人又激動又煎熬。

          我突然覺得自己又不是什么圣人,偷偷地看一眼應該不算十分下流。在心里這么說服自己之后,我最后決定悄悄地看上一眼,就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我當然不敢光明正大的看,余光瞟了一眼就成。

          她微側的身體背對著我,露出白皙的玉背,線條優美如微波蕩漾。玉臂所遮擋的地方有那么一絲風光,可以肯定那絕對就是剛才壓在我胳膊上的一片柔軟。

          我的鼻子內腔一股濕熱,鼻血好懸沒噴射到墻壁上。

          也正在這時,小柔突然說:可以了!

          我被生生地嚇了一跳,心臟幾乎震得四分五裂,差點大聲叫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你只許脫掉外套!她低聲命令。
      一个人看的视频全免费